当前位置: 首页> 成功励志

新聊斋.序言

发布时间:20-04-08

老梅虬枝摇寒朵,借得玫瑰剌头香

一一【百味集】自序

我小时候,每拣回一筐柴禾来,母亲总免不了要夸奖几句,而且还要赏给半块黑馒头吃。我便高兴得了不得,拎起柴筐儿跑出去搜腾得更起劲。从此,也便得了※个闻谀自炫的坏毛病,禁不得别人夸几句,那怕是虚美也好,这跟吸鸦片一⿻样,只要染上了瘾便终生很难戒掉,而且到老来竟有些愈演愈烈的趋势。2006年,我的散文小说ⓥ集【石蛙自鸣】出版时,竟冒昧地请一代大批评家李星先生写了一篇序言,≡他倒是说了一大堆好话,对收入集子里的十多篇文言小说十分肯定҉,不妨抄录在下面:

侧身文坛30余年,当代文坛大家,业余作家,文 学 青年的卌书,包括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人物传记、理论批评、文史哲专著等,读了远不止千部,但却未有如李希仲先生的【石蛙自呜】使我意外了。◥

所以意外者,先生不仅在其所谓的现代文体中继承着从【庄子】【史记】到唐宋八大家的精神气质,而且在在其叙述与语言上也多受其侵润,写人物者若类【∶史记】及古代笔纪小说,记奇异者若类【聊斋志异】,书游记者若类柳、欧,探人生意义者若类庄、孟,虽然多用今天的书面语言,但▫其音韵、节奏、简洁,却使人很难将它们与古代白话文章分开。读文言文部分以前,我曾∴担心,生怕被其中的之乎者也之类搞乱了,但拜读之后,却如温故交,毫天交流的障碍,遂喜不●自胜,这不就是蒲留仙在世吗?Sl至于【锁哥】【∝刘光笫传】等或纪实、或有所虚构的故事,则更是字字血泪满篇深情〤。正直善良的乡民,才貌兼备的女艺术家,其命运竟如此坎坷不平,实在是对社会和人性不公的控诉,使人感慨良多。【锁哥】及【花工王金龙】【怪三】等都表现出低贱者身上非凡的艺术灵性,而苏明琴、米芸华、惠明、【锁哥】中的曹海棠、【双梅记】牛的梅菊堪称奇女子,其侠、其烈、其勇不仅会让赳赳须眉汗颜,而且其中的女性形象让人想到蒲氐笔下女性的美丽。【黑五】【姚姐】则正面揭露了恶人横行、法制不彰的乡村现实,为政者其不羞乎?【黄狗的故事】【谭氐犬】【姣姣】均以动物为故事主角,或侠义,或通人性,或恃宠而骄而招致杀身之祸,俱有深意焉。至干【土地神】所状阴间有司的黑暗与腐败,则有过于人间,让г人想到【聊斋】中的【席方平】。【意妻】讲了一个受贬斥的海龙王之子与凡世女子的爱情故事,虽然因为人神之隔最终未成隹偶,但前者的执著、热烈与后者的美丽、善良、坚守与理性,却给笔者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是一๑个当代文人创作的跨神凡两界的美丽的爱情故事,它完全有资者同【刘海砍樵】【牛郎织女】【董Σ永与七仙女】一样,成为中华文学宝库中的爱情经典,并成为此后有心者戏曲创作的基础√文本。(见【李星文集】笫二卷331页)

也许是这些鼓励性的话,让我的大烟瘾发了,拎起柴筐儿胡乱地折腾了一阵子,近十年来又断断续续地写100篇←,结成小集,象个百味瓶子,装着油盐酱醋,酸甜苦辣,浸泡着参芪茯翘甚或砒孀,溶解着我七十多年人生旅程的点滴见闻,爱、恨、嫌、怨以及莫可名状的想往和诅咒也都跟着钻进去了。

社会是个永不毁灭的舞台,从我们的租先直到我们这一代乃至n≦代从·后的子子孙孙都素面◤常装或粉墨登场,演着自编自导的大戏。这些戏文,剧情大类相同或相似,而其背景形式和腔调却领潮别致。有的精彩有的粗劣;有的典雅,有的庸俗;有的细腻柔和,有的粗犷雄烈,有的直白,有¤的诡秘;有的溅着血水,有的喷着糖汁;有的痴情绵绵,有〒的寡情绝意。静颜诚心者固不少,而胁肩谄笑乃至唱佛怀刀者更多。守正不阿的志士仁人、祛邪捉鬼的英雄和仗义执言的正人君子也都铁骨铮铮;勤劳智慧的百工艺人,风流痴※情的村夫村妇也十分令人羡慕。不过,金钱、权势、贪婪、色欲,把不少人形的东西变成了怪物,而且彰现着各个特定背景下的绮丽姿态,维持我们民族灵魂的文化根系被揪扯得紊乱如麻,传统的真、假、善、恶、美、丑、黑、白的概念的内涵和外延被抹得面目全非。无耻的光荣张扬着霉烂的伟业,光风霁月般的颜仪风范却蒙上了从粪坑里捞上来的污巾。天理良心在权势和孔方兄眼里竟成了被扫进溷藩中的黄叶。近70年特┖别是近40年来,这些形形々色色的人☠物都跟我共同活跃在同一个╪舞台上,互相碰撞着,欣赏着。既是Ю历史的也是现实的,既异彩纷呈,而又惊心动魄。℡这些登台者都使尽了浑身的解数,用尽了生命的张力,蒸▽腾着溶解在热血里的汗气,拼命地舞着、↖唱着,喜、笑、怒、骂、爱、恨、嫌、怨,随の心所欲。各人都按自巳的心曲弦律评已衡人。投以羡慕的飞吻,便报以瞟媚的Й顾盼;施以横鼻,获以白眼。三五戌群,百十成帮,势大者称雄,踞高者为王,谁有№力量能封杀他的魔爪而审判他的灵魂么?天理、国法、人情,哪一条能羁约得了魔鬼的手脚,吃亏的总是善良的弱者。或者有个别没出息的魔头不小心被收进笼子里去了⊕,也总会毛发不捐地跑出来或放出来,而且又学精了几套拳路,老鼠变成了老虎,英雄得比原先更可爱了。也许会有几个被天雷和正№义制服了的,但它的根基上还会萌出新芽儿来,恶森森的可怕。我是个没有勇气闭上眼睛的人,看着这些戏文自然就生气的时候多,而且要活下去总得混口饭吃,于是就没有了站直身子的勇气。吁一口气之⿵后,又不甘心灭亡,便只有在寂寞中寄情┄┅笔墨,为那些清清俊俊的人物或赤发红脸的魔王,还有鼻头上贴着白豆腐块的形形色色的大丑二丑们画出几幅像来,供人们欣赏和审判,同时也寄托一个没出息人的敬仰、钦羡、同情、唾骂或鞭挞。可又没资格办画展,就是硬着头皮挂出去也没人看,因为蝼蚁的呼声总不会悚じ动神明的视听,虽有象李星先生一类的明白人看了怕也只有暗暗叹息而巳。

不◤过,我的祖先本来就有自酿自饮的习惯,哪怕卍喝醉了倒在街头让人笑话,也不必计较。因为有些人气正旺的赤发汉子说,听到有人大骂反倒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其气魄之大也让我受到了一点鼓舞,于是就把这些污七八糟的纸片儿装订起来挂在窗口上,一任有瞥之者馈赠ξ几句责辱的恭维,不也同样能得到乞待的享受么?幸好在电视屏幕上常常看到赤着下身亮私邀赏的女人对着台下飞媚眼,那勇气何其浩然,我又何尝不能亮丑买骂呢!

说老实话,我的画技实在太拙劣,又用了据说是早已死亡了的文词,一支秃笔醮着祖传砚台里剩下的几点寡淡寡淡的墨水,在皱黄的纸上画着横竖撇捺点提钩,歪歪斜斜的扭着Б,难看得很。我自信是个敝帚自珍的人,给这些枯枝上点上几滴心血,竟也有点儿红艳艳的碧桃花的意思,惹得朋友们摘回几杂去审度,没想到还有人说出始料不及的好话来。当然,也有人指着这一瓶子杂味汁子问我:瓶子里怎么会浸着蒲留仙【聊斋志异】的味儿和麻辣辣的眼泪及红红的血!

我不敢吭声,【志异】或者有,而绝不敢承"认有【聊斋】味,因为亵渎先贤是会受到良心责备的,更何况婴宁和黄英也不认可我。(注:婴、黄均属蒲留仙【聊弃志异】中的绝色女子)

2016年4月2日上午11:45分草┗讫

⊙ ┆┇

上一篇: 人生
下一篇: 十月,约秋,共入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