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怀旧美文

浓雾

发布时间:20-05-14

那雾来的时候,我正躺着晒太阳。那是一片辽阔的草原,有一泊干净的湖水,在阳光下粼粼地闪着光。我在湖边躺着,我的羊群在ξ旁边安静的吃草,那嚓嚓的咀嚼声让我很感觉平静。我嘴里叼着一根青草,绿色植物特有的清香沁人Ⅸ心脾,暖暖的太阳可以一直暖进心里。这时,我听到一阵清脆的铜铃声&m◥das◄h;—是羊群的头羊。头羊是羊群的核心,它身体壮实,沉默勇敢,头上◢树根般巨大的盘角∑昭示着它的地位。此时它停止⊙了吃草,站的崩直,警惕地看着四周,╞巨角在阳光下闪着?人的光。我朝♀天甩了一鞭,鞭花在空气中绽裂,羊群惊了一跳,都抬起头来,望向头羊。我又甩了一鞭,那头羊慢慢放松身子,带着羊群走到我身边。我被羊群щ包围着,一时不知所措。

不知从哪个方向开始,升起了一团浓雾。这雾慢慢扩张,将我和羊群包围在其中。灰白色◘的浓雾如同变质的稠奶,ↁ有生┗命▧般地涌动着Ⅵ,压迫着中间的我。羊群也躁动不安,所有的小羊∞都被包围在中间,母羊们在外延颤着声叫唤,望着浓雾弥漫的四❤周。但我和头羊都没有动。浓雾中仿佛有一只,也许是一υ群野兽在匍匐着,伺机而Ⅹ动。我能看到它们如雾般灰白的瞳孔,以及从中射出的贪婪饥饿的目光;也听到它们吞咽口水的急切和利爪刺入地面的崩裂声。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看向头羊╨,⿷它也看着我,身后是它≒的孩子和母羊。我选了个方向,又甩了一鞭,向〡∩浓雾中走去,头羊跟在我身后,脖铃依旧┖清脆地响着,引导着身后的羊群。

浓雾中充满了危险,只能看清脚尖落地¤的地方,我不知道下一步会走到那里,踩到何处。但我不能а停下来,身后的铃声在浓雾中让人胆战心惊。感觉离野兽越来越近,仿佛能听到它们牙齿紧合的咯咯声,我甚至觉得这雾气就是ξ野兽呵出的冰冷气息——它们正在浓雾中张牙舞爪,准备扑向我和我的羊群。

─━

这路仿佛没有尽头,我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Ч己到了那里。我只知道自己还得走下去,不能停下来。这无疑是件极为痛苦而又恐怖的事实。而且由于雾气太浓,我看不到我的羊群,包括头羊,尽管它们就这么近近地跟在我身后,我只能通过头羊的脖铃才能感知它们的存在。但〓这已经足够了,至少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走下去。

又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的脚步已经有些轻飘,腿▉肚子不知道抽了多少次筋。但我仍然在走,背后的铃声仍然不停┛。慢►慢的,我感觉浓雾在一点点淡۩..去,我心中充满欢喜,加快了脚步。

当一缕阳光透过薄雾照在∷我的额头上,我的心落了地,步伐随即沉重。我再向前迈一步,浓雾已ρ经退去,辽阔的草原呈现在我面前,而我就在那泊湖水边,我欢呼着冲到水ц边,捧起湖水洗了把脸,顿时清明↔。我跪在湖边,回头招呼我的羊群,却发现我身后空空如也,羊群早已不知了去Ψ向。

恐慌袭来,我跑出去两步,发现满地的残骨,那×是我的羊群。仿佛被雷击了般,我呆坐‖∠在地上,看着Δ脚下那对巨角,头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化作了一堆骨头。更大的恐惧在我心中升起&@mdash;—我怎么会一直听到头羊的脖铃?

尾声:我坐在地上,看着眼前重新升起的浓雾,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野兽般的浓雾卷来,这时,我的背后又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铃声。

上一篇: 夜临
下一篇: 十月,约秋,共入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