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亲情文章

回首已是过客

发布时间:20-05-18

在怀揣着诸多雄心壮志,又浑浑噩噩中我们度过了已有二十余年,现在已经不再可以像孩童时代的我们那般充斥着看起来傻里傻气的天真,却又体现不出那已经历经沧桑的世故;学校的生活●长年累月的打磨让我们少≠了现在的年纪应有的人情礼往,我₪큐们还有着什么?当我们未能在二十余年中有一次得意时,我们是否一直惦Ξ念着的东西是,同窗之情,那些陪你上天入地的被称之为小伙伴的人,偶然想起时不止嘴角上扬更想拼个你死我活之人。伴随着升学,搬家等诸多琐事,我们疏远了,又甚至断了联系。纵然还想念着,我们还能互相称之为朋友吗?过客是否更贴切了一些,我们总是在惦念着他们,因为那些记忆挥之不去,可仅仅只剩下了记忆。

十年┄┅前,我有几个在当时看来根本分不开的朋友,彼此祸害着走过了四年,玩起来何止是忘乎所以!玻璃都不知道“脆了”多少,胳膊上的疤痕还嘲笑着我当时的年少轻狂,十一二岁的年纪却总是在幻▁▂▃▄想♦着那般地久天长,坐在教室里开着属于那个年纪的玩笑,扔着沙包打着卡,弹着玻璃球仿佛要洞穿整个天下。还记得因为不想劳动疲于奔命般的к躲藏与整个楼道之间,后面传来似乎毁天灭地的喊杀声。那是属于十年前的我们,认真的青涩最后映刻在了一张毕业照上,曾经照片上的我们都笑的那么认真,一句“茄子”过去不到十秒,哭起来却显得更加认真。十二岁的年纪说不上多懂以后,但那时却知道楼间嬉戏的人转身过后不再是你,被上课铃恍然惊醒时身旁的人已然不再是你,这对当时的我们是貌似无法解决的打击。那时的我们也只能期待着一种心┛有灵犀,那个东西叫毕业后记得联系;升学后还在一起;挨揍后你那能躲;打游戏别再坑我。

六年前的初中,那⇔是我不怎么有记в忆的时代,不是脑子不够用,是大家在一起却玩不起来的感觉。不过回忆嘛!总有温馨的桥段啊!要不显得多突兀和狗血,那时的我应当只有三个朋友,和其中两个自诩为“飙车三结义”,蹬着自行车穿梭在大街小巷,反正记挂着〦的就是爽这个字,作业没写?那重要吗?额,重要。但对那时的我来说,玩就够了,想那么多干嘛,家虽不在一个方⿹向,但放学出门之时不过百米也要一起走,说完上课没说完的话,但怎么有说完的时候呢?

“小伙子ぷ,明天再战!”挥手拜拜。

中考之后时常约出来一起玩耍,聊天吃饭打游戏,这时候我想我们总不会再分开了吧!而后学校的不同依旧疏远了联系,繁忙的课程(额,对别人来说)总⊙是没有抽身的理由,毕竟不是门对门的住,电话里面又能说清多少?加之又有了『新的Г朋友,这样的疏远的确无可奈何!但记在心里╭╮吧∷!都是兄弟,谁愿意忘了谁,不想Π把你们当过客,可时间又✿。✿何尝放得过我?

高中啊,这得好好说说,§毕竟大家脾气都好,玩起来自然活泛得多,这段过往别说嘴角上扬๑,开怀大笑我觉得也并不过分。※讲真的,那时的我没有一天不盼望上学学(玩)习(耍),大家在一起我们唱着最炫民族风,傻里傻气的因为暴走漫画不能自已。我们的班级极其活跃,在琅琅的书声中略显突兀又不可理喻,但那时我们的青春,我们骄傲的不平凡的记忆。还记得那时候的女生看着小说会哭,没事欺负一下旁边的男生,阴盛阳衰的班级这样应该是很正常了吧?男生常说:&l〨dquo;∝又不疼你别哭就行了”。得,又一顿揍!我到现在╱╲似乎明白了一点,是不▄是说的时机不对啊!正有感于小说里的哀婉别离,希冀着自己不会这样,会有真命天子如风般卷来安慰着你,叙说着无尽的情话。突然看到是你突兀的安慰!莫非是落差有点太大了,若真的是这样,千万别说冤枉!我们边学习边玩闹着记录着学习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用←尽全力抓紧我们我们不愿Я意放开的时间,可又是老模式,一样的套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毕业不说再见这些≠话,时间一到,一张毕业照依旧结束了这段旅程,飞机落地,火车到站,毕业这些东西我们怎么阻止,将他们珍藏下来⊙在我看来应该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高考结束后的暑假总是不同的。欢愉的时光过去这次的分别很远,几百公里乃至上千,纵然关系再好我们也在难有全部重聚之时。高考彻底考散了一群人≈。事实也的却如此,好多人真的直到现在再也没有见过。真的想想也就罢了。

逝者如斯夫,而未尝往矣!韶光岂是人力可以★滞留一二的。过客涵盖的东西真的很多很多,我们在路上擦肩而过Ⅶ的,旅游同处一车的,火车的≧上的邻座,游戏里的朋友。他们来去匆匆,我们很忙或许连记™挂的时间都未◙必有!可对于这些我们总以为不会失去的人来说,我们总◎是在感觉,他们一触碰到我的心里,那些印记怎止永恒?柳絮扶风般Σ触碰过你思绪已略带起浮,何况你惦恋着的土壤!我们没有相遇再相处⿸的时间,但我知道,我不会更不想将带给我欢乐的他们只是当成过客,我们如何能失去一个叫回忆的东西!我仅仅只是在记忆,在幻想。我◘的大学也将面临结束,除了宿舍和他们还有她真的没剩下什么!细细想来,我要的还有什么?足够了,纵使未来再次离散,我始终还会如同曾经一般,相信他们不会就此消失。于我而言,要么一θ生,若聚少离多,无论天█之涯,使命必达。否则,常驻心里,仍旧万年。

过客终究只是风景,朋友才是人生,我们真的需要的挺多,所以时常让脑袋穿越回许久之前,看看属々于那时候我们最真诚的乐趣,那些我们孤寂时抹杀б不了的荣光。

上一篇: 致某人
下一篇: 十月,约秋,共入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