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心灵鸡汤

今天又是星期五

发布时间:20-05-20

今天又是星期五,小军的儿子要从学校回家来。刚下班,他就直往公交车站赶。の

小军的家离上班的地方较远。需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然后步行,再穿过一个较大的农贸市场,继续往里走二百米就到了楼下。路上要经过两座大桥。据以往的经验,星期五最容易在桥头堵车。

儿子一般在七点半左右就会到家▊,所以小军显得很急迫↗。

在搭车的路上,小军就收到了儿子发的短信—&m▽dash;感冒了,叫他买盒感冒冲剂,然后烧壶开水。到家好吃药。

这两天气温突然下降。上周儿子走的时候没℡带棉衣。小军心里有些难受。公司请不了假,棉衣也没有办法送。平时儿子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吃药的。这次估计是有点严重了。

每周星期五,小军是既高兴又有些不安。儿子嘴刁,有些菜不吃。上周就有些不高兴的Ё样子,心里忐忑了好几天。

小军┈┉的儿子是今年下半年来B城的,现在在一个技术学校学机电专业。之前,一直在老家跟着爷爷奶奶过,在当地的初中上学。

小军和妻子在娃儿两岁多时候就一起来到了B城,算来也有十三年的光景了。在这十三年里回了四次家,都是春节时候挤车回去的。虽然平时都会寄钱回去,但是那种亲情缺失的感觉却是钱不能满足的。所以,一直以来,对‖父母、儿子小军都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愧疚。算来父亲今年该是六十六了,∧母亲该是六十四。由于常年劳作,身体都还硬朗。只是孙子大了,不服管。有几次都被老师叫到学校里『投诉,说★娃儿逃课、上网、打架。弄得老实Ω巴交的老父老母时常唉声叹气。

小军两口子不是没有想过把娃儿接到B城来读书,一打听,那捉襟见肘的收入就羞涩得他不敢再有如此奢望。凭他两口子初小文※化的水平如何算计,也付不起异地上学的各种费用。而且,现在根本没有啥存款,家中的老父老母还指望他养老。

前年回家时,老父亲就提起要想修红棺的事情。这是老家的风俗习惯,满了六十的老人就要为那一天做好准备。虽然上面有三个姐姐。但是,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丁,按规矩是他必须养老送终。

这些事目前虽然不是很急,但是,小军必须要考虑和有所准备才得行。

好在今年娃儿初中算是混完了◤。五月份就跟老乡来了B城投靠他们。

娃儿刚来那一阵,不跟小军两口〩子交言。反正就是在心里鼓气,就是要钱上网也不喊一声爸爸妈妈。整夜整夜的在外不回家。有一次跟他妈要钱,他妈就说了一句——这闷大个娃儿,自己去挣钱了嘛。他就很不满意,和他妈争吵起来,差点打架。

小军就劝老婆子说&mda▍sh;—狠心还债,耐心待儿。娃ю儿不满十六岁,打工人家也不敢要。玩就玩吧。

妻子有些想不通,就说哪个的儿子能干,哪个的儿子又在做★啥挣钱。小军就只好做工作。

八月份的时候,到处都在打广告,小军想尽一切办法儿子才答应去读技校$。学校双休,周五下午五点便放假了。为了控制用钱,娃儿每周自己回家拿下周的生活费。

小军说自己辛苦点没事,一来可以和娃儿多处处感情,化解他心里的怨气。二来了解下在学校里的情况。还有就是好有机会教教娃儿一些人生的道理。不管∞啥原因造成的今天这个局面。养而不教,就是当父亲的过错。

天上细细地下起了小雨,小军也顾不了那么多,急急忙忙地向菜市场走去。

平▌时为了省钱省时间,小军都是顺路在街边随便买点菜回家。因妻子在一家电子厂上班,要八点才下班。所以买菜煮饭的事就无可置疑地落在了小军的身上。妻子一天上十二个小时的班,¤一个月也才Ⅱ三千块。

还不是每个月都是,有时厂里业务不充足的话就没§有。小军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一个月三千五百块工资买死。з偶尔加班也没有加班费。说起·。来钱也不少,但是一个月花下来也就基本没剩下的,现在娃儿来了更是用钱多。

小军算了笔账给我听——房租一个月要八百块,加上水电气一个月二百四左右,然后就☆是儿子每周二百块生活费,一个月下来一千块吧。小军两⊙口子只有晚Ↄ饭在家里做,生活费无意中就高了许多。

一个月下来在√二千四百块左右,包括车费,电话费。早З、午、→晚餐费。还有就是小军的廉价的烟钱α。平时有个伤风感冒,买点☉穿的、日用品等一些不明开支。遇到老乡Ы过◥生日这些特殊的聚会免不了还得应付。娃儿学费校服Ⅵ费考试费等还没有算。

所以,由∮此看来小军精打细算就是没有办法的事。

小军在菜市场里转了一圈,市场里有很多铺子都关门了,剩下些人家,都是卖还没有卖完的菜和肉。但是,这也有一个在小军看来很不错的好处,菜和肉都比早÷上的便⊿宜。

小军称了一斤水豆腐,买了一根蒜苗,一根芹菜,¤又在另一个摊子上称了一斤半肥瘦的胛子肉。小军说肥肉出油,吃起也过瘾,还少用清油。儿子和老婆子吃瘦肉。最后在杂货铺里称了一斤花生米。

他准备整一个两面黄的▄煎豆腐背肉。再炒个花生в米。算是加餐吧。

路上,小军顺便买了一盒娃儿要的感冒冲剂。

回到家里,一看时间正好七点二十。娃儿≌还没到家。小军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凉开水。然后换上那双穿了两年多的拖鞋。烟也没抽一支,就挽起了袖子,哼着荒腔走板的川剧∥调门晃着进来厨房。

原创作者——德阳市仓山镇龚敏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对▓转载和剽窃,作者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2014、12、20,晚22:20完稿于厦门海沧

上一篇: 有些事真不知道,那才是自己的错
下一篇: 月白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