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亲情文章

九月的申诉

发布时间:20-06-18

“你把什么收进自己时间的粮仓呢?”

九月刚过半,立秋早已经过去,遵义这地区的❤海拔远比平原地区高,但聒噪的夏天依旧发挥着它的余威,狰狞的显露出它严酷的一面。毒辣的骄阳炙烤着这一寸寸大地●·,,一丝风都没有的时候,闷热得像一个大罐子一样,在日气蒸腾的大环境中几乎所有的生◘灵销声♂匿迹起来,没有鸟叫、没有虫儿◎吱鸣,阒静的四周,唯独听得见河水哗哗的唱歌,万物生长时的低吟。

诚然,我是极度厌恶这天气的┘,因为上班期间在户外的热气会把身上的工作服汗湿一遍、干一遍,ↂ反反复复的像接受一次湿气桑拿后,又重复在烤箱里来回周转,恼人的是,水喝得很多,但身上的热气依旧不依不挠。诚然,九月初的暑¤气虽然还没有消退多少,但不能做一个“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的旁观者,九月这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看那片山峦上郁郁葱葱的树木正在接受着太阳给予的恩赐—&mdashз;光合作用,一↗个劲的向上生长;瞧这边那片苗圃,累累硕果在阳光中逐渐由青转黄;道旁的玉米地里苞谷早已经颗粒归仓;在鼻尖嗅到的是一阵阵桂〖花暗香,远远的不由得感受到了秋真的来了...时间不是像有形的时钟那样&ldquo↑;滴滴哒哒”一直ↈ在提醒着你每一分每一秒,相反会在悄无声息间从你的指尖滑过,ё-或许,你需要像《盗梦空间》里面一样的精准把握↖着每一次۩穿越梦境时的节点,但这也不易,我们只能从一个节点∮到下一个节点结局整体来评判,因此,我一直在反问自己:这个Ю收获季节,你把什么┍收入进自己时间的粮仓呢?

没有尽头的河流

河水像一条链带,沟通着上游和下游的风土人情,也把对亲人的思念全部凝练成汩汩清水,一路向下奔流到远方交汇到长ф江与汉水相接;或幻化成一朵朵云彩,一路乘着西南的风,◆飘到鸿雁飞过的远方家乡...呵,不觉已然大半年处于贵州这里身为┒客了!

越в过地域的界限,不禁回想起了千里之外的故乡,那河湖汊港的遮天碧荷里应该早已长满结了果的莲蓬,深秋时节俨然有些倾颓斑驳,但带有细微倒勾的禾杆撑起的大伞盖依旧如故挺立着,像断魂枪里的老者执着得挺立着手中的大刀,有了些悲壮;像哨兵一样守护着河堤的白杨树估计也该胖了一个年轮,这时该换一身秋装,叶子珊然飘落如蝴蝶,储蓄了一冬┕的的ぷ营养;池塘里的鱼,一张一,在岸堤的水草?间穿越着,时而探头、时而潜游着,肥硕的身体在墨绿色的湖底下明じ灭可见;白☉色的沙滩Γ上,一只优雅的鹭鸟把头探进了不足Ⅷ长脚深的河水里,眼睛注视着时而可能从脚下流过的明晃过去的小鱼...九月,当黄澄澄的柿子挂满了枝桠,裹着一层&▫ldquo;刺猬般”外壳的板栗露出了紫红色的“微笑”,田里的稻子熟了,۩๑满是金黄,成片成┆┇陇的时候,这就是Э我们一︹︺︻年两熟的长江流域的居民最为繁忙的季节—&mdashξ;秋收。俗话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是自然最为朴实的法则,作为稻作耕耘的农人,遵守着这简单的自然规律,并且也在这片厚植深耕的土地上不断的得到自然丰厚的馈赠!秋收,是离冬季气温转寒前最近的忙月,繁〓忙的人们顶着“秋老虎”的酷热,赶着去Ψ田垄里割稻、去打谷场脱粒、装袋归仓、↕堆垛薪草...人家讲:“◣湖广熟,天下足”,一个“熟&rdq★uo;,一个&ψldquo;足”,褒奖了许多辛勤劳作的人们勤恳执着坚守在每一寸土地上的坚韧不拔精神、不断去为这片土地谱写了新荣光的毅力!

上一篇: 沉默的花
下一篇: 港湾